九五至尊vi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 九五至尊vi > 九五至尊vi >

八年还迁何日是尽头?

来源:未知| 标签:尽头| 发布时间:2016-05-02 19:35| 点击:

  2003年,北辰区宜兴埠镇启动旧村工程,计划用五年时间为11000户居民改善住房条件。然而十三年过去了,还有3600多户居民不但新房没住上,而且在外,靠租房度日。他们的还迁之为何这般坎坷?是什么原因让还迁户常年“外漂”?他们何时才能拥有自己的安居之所?今天的基层写真之每周调查——《热点面对面》请听记者宋震、杨赛的报道。 (录音: 高:你们别跟我提房子的事儿,一提房子的事儿我这烦的、堵的饭都吃不下去,我真急得慌……) 说话的这位老人名叫高福贵,花甲之年的她面对记者的话筒,情绪始终难以平静。她说,2008年底签署的一纸《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不仅没能让她住上宽敞整洁的楼房,反而让一家人开始了八年的生活。 (录音: 高:当时我们就签的这个协议——补偿安置协议,你看这个是我走的时候是2008年11月22号,协议上写着是到期是2010年5月份。他这协议还写着当时有一个,写着就是具体一年半还迁。但是至今我这个也没还。(2010年5月)以前是每个月是600的租房费,然后这到期之后不还你房他就翻一倍。) 2003年,北辰区宜兴埠镇启动旧村工程,计划用五年时间为11000户居民改善住房条件,高福贵家这片是最后一批。自从签订了《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她们一家人就拿着拆迁单位发放的补助费租房度日。高福贵告诉记者,她家现在在北辰区工农新村临时租住了一间小平房,房间狭小而潮湿,墙角堆着一个个破旧的纸箱摞,随时准备着搬家: (录音:高:你像这个租房费这个,有一阵楼房租一个独单就1500。也不装修,就是土坯房,我就这价,你爱租不租。这个漫长过程我搬家搬了无数次了。我一搬家我就愁得慌,你就这通拾掇吧,穿的、戴的、铺的、用的,锅瓦瓢勺不少东西了,你都得自己亲力亲为地。我的家具原先是组合家具,就是搬一次少两件,来回上车、下车的,就给坏了,所有的家具都没有了。我家里现在的东西我跟你不客气讲,就是纸箱子在那儿码一大摞,那都是我搬家铺的、盖的、锅碗瓢勺,在纸箱里摞着了,没办法,往那儿搁呢?换季了整理一遍纸箱子,冬天的拿出来,夏天的进去,只能这样。那纸箱子都散得够呛了,我拿胶条粘了又粘。) 为了能早日还迁,八年来,高福贵拖着患有滑膜炎的腿,一瘸一拐地跑了许多部门,但还迁房仍是杳无音讯。当初签订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上写的很清楚,如果逾期交房,由居民自己找住处过渡,拆迁单位提供双倍租房补助费,一共是1200元,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 (录音: 记:您这些年找过几次? 高:无数了。 记:您都去过哪些地方? 高:就去拆迁办、九五至尊vi镇里头,还有办。也给我登记,你登记有嘛用呢,我说你们这给我解决实际问题啊。 记:他们都怎么回答的? 高:就告你等着吧、听电话吧。等一上午等不着人,转天再去还等不着,再去还等不着。咱说实话咱家里就没有别的事儿了?我天天上那儿跑不可能啊。) 据了解,北辰区宜兴埠镇旧村工程共涉及11000户,截至目前,完成拆迁的5000多户,项目通过自建及外购安置房已经还迁了部分居民,但仍有3600多个像高福贵家这样的外漂户。那么宜兴埠镇旧村项目为何进展缓慢?3600多外漂户何时才能有自己的安居之所?记者带着这些问题,来到北辰区宜兴埠镇,找到分管城建工作的副镇长何春林,由于当时他的办公室里围满了拆迁户,记者只好换了一个地方采访。 说起旧村项目,何春林一肚子苦水。首先是项目规模比较大。 (录音: 何:那么咱镇的这个范围就是从外环线以里到北环铁以北,三千以东,新宜白大道以南,这么一个区域。整个的面积是在3300亩。 记:当时这个面积也算很大了? 何:很大,目前来讲也是一个很大的体量,涉及到的总的拆迁面积有140多万平米的老百姓的民宅,还有40多万平米的公建,总的拆迁体量180多万平米。) 另外,项目开发过程比较复杂。2003年的1月,北辰区宜兴埠镇与青岛亚星集团签订了宜兴埠旧村的项目协议书。随后青岛亚星集团在本市注册成立亿嘉合置业有限公司,作为全资子公司代表亚星集团投资旧村项目。然而项目从启动至今四易其主,镇里也换了五届领导班子。 (录音: 何:最开始的这个开发商——青岛亚星集团,他在03年启动之后,他只是做了一个初步设计,就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拆迁和建设,他就把这个项目就转手了。在06年底,亚星集团将这个项目的股份转让给了中新集团。那么07年初,中新集团通过他的两家全资子公司,收购了亿嘉禾项目的100%的股权,那么也就是说旧村项目转给了中新集团。 07年底到08年4月五矿置业,也就是咱们这个中国五矿下属的五矿置业和中新集团又达成了一系列的协议,收购了亿嘉禾公司60%的股份。也就是说成为控股股东,接管了旧村项目。 那么在14年底到15年初,咱们的那个远洋地产,收购了上海实业的股份,然后在15年初又从五矿置业收购了11%的股份。那么目前看,远洋地产持有51%的股份,成为目前项目的这个控股股东,所以说目前来讲的这个项目这个股份应该说这叫做四易其手。那么在这过程中,每一个股东之所以卖,他卖股份可能就由于它自身的实力,对项目的不乐观预期,他才卖。那么新接手的股东也看好,但是接手之后可能又面临着很多具体问题,他要通过时间去了解,通过筹措资金再去投入,这样就一直在几次转让的过程中就错失了这个旧村发展的这个大好的时机。) 由于项目开发时间比较长,在这过程中相关政策不断调整,无形中提高了项目开发成本。何春林分析说: (录音:03年刚启动的时候,咱们就是按照宅的建筑面积来进行还迁。而且当时是允许货币,还有一种就是我正房可能按一比一给你还楼房,那么附房也就是南房和厢房,www.95996868.cc给你可能是0.5、0.6这个比例去还房,这也是在当时一个正常的、比较合理的一个政策。那么到了07年再次启动的时候,那时候是按照这个宅来还房了,一比一,我整个按照你产权证的面积还你楼房,也就是说不考虑你正房、附房还有里面院子的面积。特别是到了2010年天津市城中村政策出台以后,那么这个政策就更加的惠民了,它里边既包括很多阳光救助,也包括对于一些特殊情况的处理都有遵循。 比如,市2010年启动拆迁以后增加了人均20平米公建,我这大概增加了33万平米,这个33万平米的公建以及相应的买这个建房的地,这一块儿就增加了20多亿。) 由于拆迁政策不断调整、外漂户回不去家,一些持观望态度的居民迟迟不肯搬迁,慢慢成了“钉子户”,而另一方面,由于镇里没有闲置土地用于提前开发建设,只得采取原拆原建的方式。但是不拆旧的,新的房子又在哪里建呢?这些因素相互制约,最终拧成了“结”。 何春林说,为了加快推进宜兴埠镇旧村工程,2012年1月,北辰区委对宜兴埠镇领导班子进行了调整,镇党委、都把还迁安置工作作为头等大事。对于3600多外漂户何时能还迁?他给出了这样一个时间表:(录音: 何:在今年年底,从现在的工作进展上看,应该说能够实现现在外漂3000多户里边一半儿,www.95996868.cc咱们目前外漂3600来户大概对房子的需求量是40万平米,我们目前通过外购的房源以及自建的房源能解决20万平米。那么所差的20万平米我们计划利用2年到3年时间,还通过外购一部分,今年还迁之后还剩下的另一半,再利用两三年时间都实现还迁。我们算一下大概在2018年底到2019年初吧。我们有可能是建成的这个3 5万平米,有可能还富裕出15万平米,2000套房,到那时候我们再用现房来推进后续我们还有5000户没拆,我那时候就有现房来安置了。 记:这时间是不是真的板上钉钉了,肯定能有保障的?何:是我们目前在现有的工作进度基础上是能够实现的。另外刚才提到这个还迁的安排,我们现在实际上已经在开始做了,应该说分那么三步:第一步我们已经从上个月开始公示我们从2003年以来所有外漂户没有还迁房的还迁的顺序,也就是公示从03年以来还没还迁的所有外漂户拆迁顺序,我们现在已经在做了。这样来讲,让大家在还迁的时候心明眼亮,就知道我在哪个上,谁在我前边、谁在我后边,这也就是给大家一个信号,明确的告诉大家,我们是公开、、透明地来做这个事。) 高福贵一家终于有了盼头,但是想到未来即将搬进新房,当初拆迁时对新房的憧憬和期待已荡然。旧村工程本是一项惠民工程,而宜兴埠镇的项目却造成3600户居民在外这么多年!分析原因,镇、开发商乃至居民都各有责任。试想,如果镇在依法行政的过程中,能对拆迁居民多一些人性化的安排?如果开发商在开发项目的过程中,能够真正把“惠民”两字落实到位?如果居民在自身利益的同时,能够多一些大局观念?那么,这个旧村项目就不应该拖得如此之久,也不会出现这么多像高福贵这样辛苦的外漂拆迁户!